您好!欢迎您访问河南德典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河南德典律师事务所

地址:长葛市钟繇大道45号

(长葛市汽车东站二楼)

联系人:杨群周

手机:13839018350

电话:0374-6897816

邮箱:1052683374@qq.com

网址:www.hndedian.com


新闻详情

关于律师费用由败诉当事人负担的探讨

关于律师费用由败诉当事人负担的探讨



河南德典律师事务所  马宝杰律师



【内容提要】



   许多人打官司不请律师。原因之一就是,在得到的赔偿与高昂的律师代理费进行抵销后,当事人所剩无几,甚至有可能得不偿失。同时在现代社会,法律越来越复杂,程序越来越曲折,要求也越来越严格,实体法也日益丰富。而就诉讼而言,有没有律师代理诉讼,效果是不一样的,至少在程序上会少走许多弯路,减少因自身失误而产生的不利后果。事实也证明在一些复杂凝难案件的诉讼中,如果没有律师的有效参与,诉讼程序很难顺利进行。因此我国司法实践包括司法审判和司法解释,都曾确定律师费用作为损害赔偿的一部分由败诉当事人负担。律师费用由败诉当事人负担已成为现代诉讼的潮流,我国应尽快建立合理的律师费用由败诉当事人负担的制度。  



【关键词】: 律师费用 / 败诉当事人 / 负担



【正文】



目前,对于胜诉方委托律师进行诉讼的费用应由谁来承担的问题,不管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还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和做法。笔者认为:如果诉讼是由于对方重要过错造成的,或者是由于一方的恶意诉讼造成的,合理的律师费用应当由败诉方承担。这对于有效地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制止无理滥诉、净化律师执业环境、提高律师执业水平以及提高整个国民的法制观念都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一、现行法律有关律师费用由败诉当事人负担的规定。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六条规定:债权人行使撤销权所支付的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必要费用,由债务人负担;第三人有过错的,应当适当分担。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负担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第二款则对律师费用的赔偿则作了明确的规定:“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负担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四)、《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第二十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负担的合理费用。”


(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也体现了相似的内容:“人民法院根据权利人的请求以及具体案情,可以将权利人因调查、制止侵权所负担的合理费用计算在赔偿数额范围之内。”


(六)、《担保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保证担保的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


(七)、《民法通则》一百一十二条:“当事人一方违反合同的赔偿责任,应当相当于另一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


(八)、《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


(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上述司法解释,有的虽然没有明确规定律师费由败诉方承担,但是“实现债权的费用”、“因调查、制止侵权所负担的合理费用”、“其他合理费用”说明国家法律除了保护明列在法条上的损失外,也概括保护其他合理的费用,因此显然也是应该包括律师费的,这些便是律师费最终由赔偿义务人承担提供了法律依据。在实践中,人民法院也有不少案例根据此规定判决债务人承担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律师费用。对律师费用由败诉当事人负担的规定,显示了我国司法实务对于律师费用负担制度的理性的思考。


二、合理的律师费用的构成。


律师费用应当由败诉一方承担,就必须准确认识什么是律师费用,防止因收费混乱而增加败诉一方不合理的负担。一般说来,律师代理民事经济案件,通常收取代理费及办案必要开支。合理的代理费收费标准可以参照国家及各省律师代理费收费标准的规定。律师办案的必要开支应包括律师开庭、调查取证等所需的差旅费、文印费、通讯费等办案的必要开支。该项费用的计算办法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民事经济援助工作若干问题的联合通知”第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即差旅费按律师事务所所在地财政部门规定的公务人员差旅费标准计算,文印费、交通通讯费等开支一般不超过500元;调查取证费和证人出庭费、鉴定费由人民法院根据国家的有关规定和实际情况决定。


   三、合理的律师费用由败诉当事人负担的必要性。


(一)、律师费用是败诉方强加给胜诉方的成本,如侵权案件,由于是侵害人的行为使得受害人不得不以诉讼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对于侵权事实确凿且侵权人没有任何对侵权行为的后果予以补救或者补救的意思表示的,应当由侵权人承担律师费用。


(二)、律师费用由败诉方承担不仅意味着国家对其不法行为的否定性评价,而且意味着国家对合法行为保障的力度,从而引导人们的行为,加强法律的规范作用。


  (三)、让违约、侵权行为的败诉方承担对方的律师费用,就人为地加大了违约、侵权行为的成本,降低了受害者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成本,这样,既有利于遏制侵权、违约行为,也有利于鼓励受害人拿起法律的武器及时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四)、律师费用由败诉方承担有利于遏制律师行业的不正当竞争、有利于净化律师执业环境,提高律师的执业水平。律师费用的收取是严格按照司法部的统一规定进行的,其收费公平、规范、有章可循、便于管理,而那些不具有律师执业资格的“黑律师”和非法从事诉讼代理的人员却显得灵活自由、不易管理、收费混乱,他们的存在扰乱了律师行业秩序,助长了不正当竞争。如果法律能够明确规定律师费用由败诉方承担,那么当事人在寻求法律帮助时,就会考虑协助自己进行诉讼的人是否是在国家司法机关注册的律师,否则这一部分费用就不可能由败诉方承担,这不仅能够遏制律师行业的不正当竞争,而且也能够使法院在判决败诉方承担律师费用时有章可循。


   (五)、司法实践中已有类似的做法。近几年北京、上海等地的人民法院在对一些经济、民事案件的判决中已开始认定由败诉方承担胜诉方的律师费用。胜诉方的律师费用由败诉方承担,在司法实践中从不承认到承认、再从承认到应用于判决中,实质上表明了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法律观念的变化,这也表明胜诉方的律师费用由败诉方承担在实践中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


(六)、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当事人自身事务繁忙,无暇应付繁琐的诉讼。同时随着我国法律制度的健全,法律内容和相关知识会越来越多,这就会造成除法律专业人士以外的行外人无法对案情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表述,这就势必要求律师介入案件,成为案件的必要支出。因此律师费是诉讼各方都应也都有条件预见的一个问题,这和法院在解决诉讼中的其他费用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解决案件实体和程序本身所必需的花销。


(七)、全面实行败诉方负担胜诉方的律师费用,有利于促使守信用的风气提高,减少诉讼。 如果败诉方不但要承担诉讼费用,还要承担胜诉方的律师费用,将提高败诉方的诉讼成本,使败诉方在诉前考虑和权衡得失,如果败诉的可能较大,会迫使败诉方审时度势,权衡利弊,防止滥诉和促进庭前和解,这将会促进守信用的风气提高。


   (八)、律师费用由败诉方承担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需要,对于一些弱势群体与强势群体的诉讼案件,如环境污染赔偿诉讼、行政诉讼案件等,如果弱势群体确实是由于对方的行为遭受重大损害的,也应当由强势群体承担对方的律师费用,使律师费用不再成为弱势群体提起诉讼或应诉的障碍,只要认为公理在己一方,就可以要求伸张,以保护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维护社会的安定和公正。  


(九)、有利于和国外法律制度接轨。在国外律师费用转付是在法律实践中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如果我国的公民或公司在外国诉讼中败诉,要负担胜诉方的律师费用;而外国的公民或公司在我国的诉讼中败诉,却不负担胜诉方的律师费用,显然权利不对等,不但有损我国公民和公司的利益,也有损我国主权和形像。


(十)、有利于弥补法律援助经费之不足。在现行体制下,即便受援当事人胜诉所耗资金也难以收回。如果由败诉方负担胜诉方律师费用,就意味着法援资金可以受援人胜诉后回收,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保证法援资金的稳定性。


四、在我国构建合理律师费用由败诉当事人负担制度的几点建议


(一)、关于立法的建议


前述有关法律及司法解释已经确立了由败诉当事人负担律师费用的基本规则,可以将此规则扩大适用于所有的民事案件、经济案件、行政案件、刑事自诉案件和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民事部分案件。笔者建议在将来修订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及行政诉讼法时在“诉讼费用”一章中予以明确规定,或者由最高人民法院先行出具指导意见,司法解释的出台可以澄清在这个问题上的混乱认识,可以统一全国各地在这个普遍存在、经常遇到的问题上的做法,纠正全国各地在这个问题上做法不一、相当混乱的现象,有利于法制的统一。


(二)、关于评定标准的建议


我国的律师收费是由国家有关部门制定指导性的标准,但又容许当事人协商确定,因此律师费用将因案件不同、代理律师不同而甚为悬殊。是否当事人所花费的律师费用全都由败诉方负担呢?哪一部分律师费用由败诉方负担呢?其评定标准应考虑以下几个因素:(1)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在此规定内的律师费用可以由败诉当事人负担。(2)应首先考虑请本地律师而不是外地律师,以减少旅费的开支;一般情况下只支付一个律师的代理费。(3)关于何者是必要费用或合理费用,由法官根据具体情况自由裁量。(4)如果当事人在合同中对律师费用负担作出约定的,其约定优先。


(三)、关于建立律师费用保险制度的建议


我们还可以考虑建立律师费用保险制度,使败诉的当事人能用保险赔付来负担对方的律师费用。诉讼当事人都有可能成为败诉当事人,为了保障双方的利益,在当事人决定进入诉讼程序前办理该项保险。律师费用保险根据诉讼的不同情况,可以设计不同的律师费用保险品种。既可以为胜诉情况下己方的律师费用保险。也可以为败诉情况下要承担的对方律师费用保险。


综上,合理的律师费用应当在诉讼法中以法律的形式确定由败诉一方当事人承担,这在理论上和司法实务上都是可行的,这是律师,也是众多参与过诉讼的当事人的共同愿望。



【参考文献】:


《关于律师费用由败诉当事人负担的探讨》《北京化工大学学报》2005年第3期  北京化工大学文法学院  教授·龚赛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9  河南德典律师事务所    电 话:0374-6019577  地址:长葛市钟繇大道45号(长葛市汽车东站二楼)   网址:http://www.hndedian.com